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7551阅读
  • 3回复

[美术]老课文 《傻二哥》

楼层直达
级别: 博士生
— 本帖被 卓越 执行提前操作(2007-05-22) —
                 傻二哥
                                                                                            新凤霞


  新凤霞是优秀的评剧演员。她不仅戏演得好,还写得一手好文章。新凤霞写人记事,如同她

演唱评剧一样,清新流畅,娓娓动听。她笔下的傻二哥,形象逼真,性格鲜明,他那“傻灵傻

灵”的特征刻画得淋漓尽致。作者还善于把人物放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来写,从傻二哥与亲人和

邻里的关系中写出他的优秀品质和鲜明个性。

  作者写傻二哥是希望今天的青少年能学习傻二哥那种助人为乐的美德。




  我的童年是在天津度过的。那时,天津是热闹的工业城市。就是在南市贫

民区,也有很多好玩爱唱的人,还有票友聚会的地方——票房。每天有人在票

房吹拉弹唱,十分热闹。特别是在夏天,吃过晚饭后,人们就三三两两都到票

房来了。虽然是挤在小胡同里,大人小孩却不断地拥到这里来,天津人就有这

样爱玩爱唱的传统。

  不只是白天常听见有人唱,深夜里也常有人在胡同里大声唱戏,有唱京

剧、评剧的,有说唱曲艺的。这个天津,好像到处都有音乐声,连作小买卖的

吆喝声,都是有腔有调的。比如有一个卖药糖的,他的吆喝也就很讲究:“卖

药糖啊!……橘子、香蕉、痧药、仁丹、萝卜、青果,鸭梨败火。吃块糖消愁

解闷儿,一块就有味儿。吃块药糖心里顺,含着药糖你不困。吃块药糖精神

爽,胜似去吃‘便宜坊’。吃块药糖你快乐,比吃包子还解饿……”

  这个卖药糖的,当时不过十五六岁。他顶聪明,会做木工活,会修锁、修

鞋、修车、修电灯,差不多什么都会修。东西坏了,交到他手里,摆弄几下子

就好了。他还有一个特点:爱帮人忙,一帮就帮到底,有股子热心的傻劲儿。

从来没听说他有学名,冲他这股傻劲,人家忘了他的聪明,给他起了个雅号,

叫傻二哥!说他“傻灵傻灵”的。

  他上街卖药糖,要穿上一套专用的行头:白布中式上衣,黑色布裤。挽着

袖口,留着偏分头,斜背着一个用皮带套好的、很讲究的大玻璃瓶。瓶口上有

一个很亮的铜盖子,可以打开一半盖。围着瓶子,还装了些靠电池发亮的小灯

泡。瓶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药糖。瓶子旁边挂着一把电镀的长把钳子,是为了

夹糖用的,不用手拿,表示卫生。

  傻二哥在家里穿的破破烂烂,去卖药糖时,就把这套干干净净的衣服换上

了。他每次出去卖货,总是向邻居们打招呼,“大娘、二伯、三婶子!”地叫

着,“我上街了,一会儿见……”嘴里哼着小调就走了,他总是这样高高兴兴

的。

  傻二哥串街走巷卖药糖,最使人注意的是他的吆喝,非常认真的。看见小

孩们多了,他就要作吆喝的准备了,先是伸伸腿,晃晃胳膊,咳嗽两声试试嗓

子。两只脚一前一后,前腿弓,后腿蹬;一手叉腰,一手捂住耳朵,这才放声

吆喝了。因为他有一副好嗓子,这时候,就像唱戏一样高低音配合,都是一套

套的吆喝出来,招来很多人看他。晚上,他开亮了红绿灯泡,照着闪光的铜盖

子和电镀钳子,非常显眼。大人小孩挤着来买糖,也有不少是来看热闹的。说

实在话,这药糖没有什么好吃,就是五颜六色的好看罢了。比如绿色的,是薄

荷的,有点凉味;金黄色的,是橘子的,有点橘子香味;大红色的,是红果

的,有点山楂酸味;浅蓝色的,是香蕉的,有点香蕉香味。傻二哥就靠着一

块、两块的药糖,养家糊口,很不易呀!值得佩服的,是他那种耐心和严肃的

态度,不怕麻烦。小孩们买糖,经常是为了好看;买去了,想想不好,又来换

红的,换绿的,绿的又换黄的,往往要换好几次。傻二哥都是耐心地对待,一

点也不嫌麻烦。

  傻二哥家里很穷苦。他有一个寡妇妈妈,因为傻二哥卖药糖,我们都管他

妈妈叫“糖娘”。他还有三个弟弟。他母亲给人家帮工当佣人,弟弟们就得由

他照顾。他上街作买卖,都要托付好邻居们照顾他的家和他的弟弟们。我们这

个院子都是穷苦人家,都是互相关心照顾的。

  有一次,傻二哥和他妈妈一道出门,妈妈手里拿着一根铁链,一把锁,要

把门锁上。傻二哥不让锁,说:“您锁门干吗?叫邻居们看见多不好。”妈妈

说:“破家值万贯,穷家破业,丢一把柴火就没烧的。”母子俩吵起来了,大

家跑去看,都说:“傻二哥就是有见识,都住在一个院子里,还信不过咱们老

街旧邻的吗?”

  其实,母亲帮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忽然有一天,她失业回来了。说是因

为主人怀疑她偷了钱,把她辞掉了。“糖娘”一肚子委屈,气得直哭,邻居们

也都很气愤。傻二哥这下子可得着理了,他对妈妈说:“您看:老冤枉别人偷

东西的是什么人?那是财主太太们。咱们院里住的都是穷人,您出门上锁防的

是谁呀?”妈妈说:“行了,不锁就不锁,我都依你啦……”傻二哥在我们院

里很有人缘,他每天卖药糖回来,都不闲着。帮邻居修鞋,装电灯,哪家有红

白喜事,他帮着扫房刷浆,糊顶棚,糊窗户,……帮人家搭柴灶,用旧煤油桶

做煤球炉子。有时买卖做得好,剩几块药糖,他就分给同院的小孩们。阴天下

雨,他帮助老年人买菜;下雪天,他必定把道路扫出来,给大家方便。傻二哥

是院子里最能干的人,事事少不了他。

  有时,傻二哥还到票房去唱两段,老是乐呵呵的。他妈妈因为劳累过度,

又加止孩子多,生活艰苦,老病复发。傻二哥做买卖,还得照料有病的母亲。

虽然肩挨肩的三个弟弟都很懂事,但是到底都太小,母亲生病全凭着邻居照

料。同院人都说:“大家捧柴火焰高,大伙帮一家好办。”

  不久,“糖娘”病故了。傻二哥一人带着三个弟弟,这个家就更不像样子

了。邻居大娘们给孩子们缝补衣服,帮着做饭。哪家贴饼子,给他们几个;煮

一锅杂合面粥,分给孩子们两碗。有一次,我回家来,看见三个孩子都坐在台

阶上,等哥哥回来。天很冷了,都流着鼻涕,互相倚靠着,真是可怜!我把他

们领进院子,到我家烤火,让我妈妈找点干粮给他们吃,等着哥哥回家。就这

么靠邻居帮助,三个弟弟在哥哥抚养下慢慢长大,到了十一二岁,就不吃闲饭

了。去做童工,干散活,捡破烂,捡煤核。学着哥哥的样子,都那么勤快、懂

事、热情、善良。

  解放前一年,我去青岛唱戏,离开了天津。不知这家四兄弟怎样了,时常

想起卖药糖的傻二哥。

  1958年,我去天津“中国大戏院”演戏,傻二哥忽然来后台看我。他在糖

厂工作,还是业余演员哪!三个弟弟,也都长大成人了。他已经成家立业了,

再不是当年卖药糖的苦孩子了。我谈起当年的老邻居,傻二哥说:“穷帮穷,

富帮富,官面儿帮财主。全靠了穷邻居们,才熬到解放,才熬到了头哇!”




《傻二哥》节选自《苦涩的童年》(《十月》1981年第4期),有改动。
〔票友〕旧时对业余戏曲演员的称呼。
〔行(xíng)头〕戏曲演员演出时的穿戴。这里指服装。
[ 此贴被卓越在2007-05-01 21:14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05-02
好熟悉啊,叫二哥的好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卓越 金钱 +5 2007-05-02 -
用来占酱吃的小乌鱼 
级别: 学联执委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7-05-23
hahaha...
METAMORPHOSIS  生活中的美好和困难,都应该让他们自来自去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7-05-26
那傻二姐哪??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认证码: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