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573阅读
  • 0回复

[转载]当爱来临时

楼层直达
级别: 博士生





雨,伴着雷声,无情地敲打着车身和车窗外的所有物体,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已经被风吹得看似要折断的树,仿佛已经承受不了这暴雨的摧残。不断地低头,再低头……



透过车窗,啸栋看到的是迷茫的一片。其实此时的他,心里也是一片迷茫。



今天,他特意从龙城市赶到榕城市,为的只是见一见玲。他爱玲。



就在这雨下之前,他还在玲家。当时的他,绝对没想到玲会对他说:“不对,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这句话,让啸栋坐到了这班返回龙城市的快班上。



啸栋与玲的认识,是在一次计算机竞赛上。



在林老师的办公室里,啸栋刚替自己的学生报了名,坐下来与林老师聊天。啸栋也算是林老师的一名得意门生,十年前,就是林老师引啸栋进入这一尖端科技的大门。十年后的今天,啸栋也带着自己的弟子参加这一区内最大的竞赛。师徒俩很久没见面了,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啸栋仍像当年一般,认真地听着恩师的教诲。



办公室外听到一声轻轻地敲门声,门开了。门外一女孩探着头张望了一下,亲切地喊了声:“林老师!”



啸栋的眼睛亮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孩,穿着一袭白色的套装,背上的背包小巧而又精致。女孩是属于那种纤细的人,两只眼睛不大但特别的水灵。五官如果独立分开来看,还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一经组合在一起,显得比较有味道。一条马尾辫很随便地扎在脑后,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青春的活力。兴许是赶着来的缘故吧,她的脸红朴朴地,啸栋看得有点呆了。



林老师非常热情,连忙招呼:“哦,你来了。来来来,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们龙城市实验小学的老师魏啸栋。”接着又向啸栋介绍说:“这是榕城市中心小学的老师黄玲。”



在恩师的面前,啸栋有点不知所措,向黄玲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黄玲也礼貌地回点了一下头。然后径直走到林老师的办公桌前,把报名的手续完成。



“林老师,我们刚下火车,连住的地方都还没有,我得先去把他们安顿下来。您忙先。我先走了。Bye-bye”进来还不到十分钟,一付急冲冲的样子要离开。



“好好好,你赶快把学生安顿好,有机会再好好聊聊。”



女孩收拾了一下,转身冲着啸栋说:“Bye-bye。”从啸栋的跟前走过。



“林老师,我还有点事,我也得回去办事去。您慢慢忙。我也走了,再见。”本来还想和恩师好好聊聊的啸栋,看到她这么急地离去,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林老师的办公室。



过道上,黄玲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啸栋快步的跟了上去,很快追上了要离去的黄玲。



“非常高兴认识你!”啸栋伸出了手。



“哦,你好!”出于礼貌,黄玲也把手伸了出来。



小手柔软而光滑,仿若无骨,但只与啸栋接触了一下,便抽了回去。啸栋原想握着她的手,最少要说上两句话才松开的。这两句话,啸栋已经想好了,她非答不可。“你学生在楼下吗?都吃过饭了没有?”如果进行得顺利,他甚至可以与她共进午餐。结果却让啸栋大为失望。小手一抽回去,根本没容他组织实施任何计划,人便快步地走下了楼梯。啸栋不能再追了。如果再追下去,与色鬼有什么区别?



啸栋动心了,虽说他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了,但他没有爱情。他的最爱离开了他,当他心中反复呤唱着张学友的《遥远的她》的时候,一个爱他的女孩走进了他的生命,于是,他像完成任务般地完成了他的婚姻。啸栋的动心,很大的程度上,黄玲与他的最爱极为相似。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贴切地说,这就是他的梦中情人。



竞赛场上没能见到黄玲,啸栋非常奇怪。找了个机会,问恩师:“林老师,怎么好像有些选手和老师都不在呀。像上次那个榕城市的就好像没来。”



“昨天的资格赛后,没通过,所以她们一早就回榕城了。还是你强呀,教出来的学生连资格赛都不用参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



“还不都是您调教出来的。”啸栋不失时机的送了顶高帽。



成绩当天出来了,啸栋的学生双双获得了一等奖。但啸栋也没因此兴奋,反倒有些怅惘……












为了更好地培养各地的精英,区电教馆组织了各地的计算机老师到山城市培训一周。



“咦,你也坐这趟车去山城市培训?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在列车上,啸栋与黄玲不期而遇。面对着让自己心跳的人,啸栋掩不住心头的狂喜。



“不好意思,你是……”



“我是龙城市的魏啸栋,上次我们在区信息学竞赛上见过的呀。”听出了黄玲疑惑的语气,啸栋不得不重新介绍了自己。也难怪,每见到一个人就得记下,大脑能装多少东西?就算是硬盘,也会有一个容量的限制。



“哦,你也是去培训的?”



“嗯。听你口音,你是榕城人吧?”明明已经知道的事,啸栋还是没话找话地问了出来。



“是呀。”



“路上有伴了,一个人出门,真的闷得慌。”啸栋找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借口,他也为自己这种机智感到自豪。



在车上的三十个小时,啸栋一点都没浪费。除了鞍前马后地为黄玲做着所有的能做的事,还为两人之间找到了许多共同的话题。



“总算让她也认识我了。”啸栋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黄玲感到很累很累。她本来并不想投入到这一行当中,可命运似乎特别与她作对,她想的与现实有着太大的差别。别的不说,每天除了做必须做的工作外,一下班,就得把那几个孩子集中起来,讲课,上机,指导,点评,再讲课,再上机,再指导,再点评。生活显得那么地重复。这次到山城市培训,学校的领导还再三叮嘱一定要提高水平,回来后好好辅导学生,争取明年拿个好成绩,给学校争光。



黄玲最不愿出远门。她在家里已经养成了依赖父母的习惯,就连哥哥也把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抓在手里怕太紧,含在嘴里怕太闷。一出门,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还得面对着那陌生喧闹的城市。如果能让她作个选择的话,她愿意一个人静静地、静静地发呆。思绪可以把她拉上高山,拽入海底,也可以把她带入童话,进入太空。可这一趟山城之行,不想也得去呀。别的先不说,光在列车上,就得挨三十个小时,一来一回的,就是六十个小时。天啊,六十个小时啊!



天保佑,在列车上的三十个小时,她认识了魏啸栋。刚开始的时候,黄玲真的记不得曾经见到过这么一个人了。上次的信息学竞赛,由于辅导的时间短,她带队去仅仅是想让学生见见世面。第一天参加资格赛没通过,她就把学生带回去了。至于有没有见过魏啸栋,黄玲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不过,魏啸栋看上去不是那种让她讨厌的样子。更何况,他经常能把她想要做的事提前做了,比如想泡个面,想看个书之类的。最让黄玲开心的,他讲的笑话让她能够真真正正开心地笑,笑得那么彻底,那么真实。



黄玲很久没能这么彻底地开心过。



“不管怎么说,远离那种重复无味的生活,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个福份吧。尽管只有一周。”黄玲心里暗自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












“快去看那边,好漂亮的景色!”魏啸栋有意无意的拉了玲的手,向江边走去。其实魏啸栋从没来过山城市,更不知这里的景色如何。但他知道,只要不是她熟悉的,他就可以告诉她漂亮的原因。目的只有一个——牵着她的手。



黄玲有些脸热,她的男友从没这样主动地拉过她的手。恋爱这么久了,男友从未有过让她心动的感觉。她只是为恋爱而恋爱。拉着她的手很温暖,很有力,那是一只男人的手,她感觉得出。她也希望永远能有这么一只手拉着她,陪着她走过风风雨雨,但毕竟自己已经有男友了,也快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她不得不挣了挣,希望能把手拿回来。但她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那只手还是那么有力的握着,根本不愿意放开。



“算了吧,就让他握吧。”既然抽不回来,那不抽了。反正那种感觉也很好。黄玲在心里给自己找理由。



江边的景色真的很美。长江奔流不息,滚滚东去,在这里,又吸纳了嘉陵江的恬静,一江两色,更显出了第一江的气势。山城市鳞次栉比的灯光投在江面上,煞是好看。



远处,一艘客轮缓缓驶来,隐约可以看到甲板上有人。客轮划破了江面,波涛层层涌向两岸。原来投射在江面的灯光也汹涌起来,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有些情绪不安。



黄玲这时的感觉其实并不在景色上。榕城市本来就是一个旅游风景区,那里的夜景比别的城市差不到哪里去。她真正的感觉,是希望拉着自己手的这个男人是自己可以依靠的人。然而不是,他只是一个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素不相干的男人。“他干嘛要拉着我的手不放呢?”这个念头在黄玲的脑海里出现了好几次。但不管她怎么想,那只拉着她的手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尽管她已经试着挣开,但没有用。



魏啸栋很得意,他想不到刚到山城市的第一天,就能拉着心仪的人的手,同游在第一江旁。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但他的心里也很清楚,他只是活在自己营造的虚拟的场景中,这个场景会随着培训的结束而结束。虽然他希望能够永恒。



“管他的呢,幸福一刻是一刻吧。”魏啸栋心里在安慰着自己。



再幸福的时光也不可能永恒。当午夜的钟声敲响的时候,黄玲终于对魏啸栋说:“我们该回宾馆了。”直到这时,魏啸栋才拉着她的手往回走。如果不是黄玲要回房间,可能那手还不会分开。



次日,魏啸栋敲开了黄玲的房门,手里拿着点心与牛奶,好像很随意地说:“我已经吃过了,估计你没吃,所以就顺手买了些回来,你可别告诉我你已经吃过了或者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喔。”



黄玲感动了。除了她的父母与兄长外,她还真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平时想吃些东西的时候,男友总会让她自己去买,然后一头泡在成堆的书里或是埋头玩弄他的那些电子元件,从没有过一次是主动为她着想过的。



这一天,黄玲过得很快活。因为她除了听讲座外,什么事都用不上她,什么事魏啸栋都会安排得好好的。当然,厕所还得她自己去上。



接下来的几天里,魏啸栋在黄玲的跟前细心的呵护着她。出门怕她被晒着,培训怕她会累着,回到宾馆也怕她闷着,事事都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毕竟,他关心的人是他的爱,是他炽热的爱。



培训结束了,两人的手机号、QQ号、E-mail都落到了对方的手里。因为,黄玲心里也对魏啸栋产生了一点那种微妙的感觉。而魏啸栋却是刻意地想了解黄玲的一切。












魏啸栋有些放纵自己了。从山城市回到龙城市,他曾经生起过忘记黄玲的念头。因为他有一个家,有一个妻子,有一个孩子。他的肩上必须担着这些责任。可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有时明知不可为,仍去为之。他的另一个念头告诉自己,这份爱可以留着,只要他把它深深地埋在心底,为什么不给自己有一份美好的爱?在这样的思路下,魏啸栋没有停止对黄玲的思念,而是继续与黄玲保持着联系。



“玲,今天我无意中听到了一首好歌,你也听听。”



“什么歌呀,是不是真的好听?”



“我觉得很好听,我们连接一下语音吧。”



QQ真的是个好东西。这一次,魏啸栋把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放给了黄玲听,名义上是让她欣赏,其实是想暗示她:很爱很爱你。








“喂,今天我好倒霉,不知怎么的,身上起了一个一个的小红疙瘩,痒死了。”



“首先声明,我姓魏,不姓喂,你得搞清楚。是不是你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皮肤过敏了?”



“我也没吃什么呀,还不是平常吃的东西。会不会是今天吃尤鱼太多了,所以才会这样呀?”



“有可能,我可不是医生,你还是到医院看看医生吧。”



“嗯,知道了。”



两人的关系通过电话、QQ、E-mail,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密切。事无论大小,魏啸栋都想让对方第一个知道,也希望对方能让他第一个知道。

……(待续)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认证码: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