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868阅读
  • 1回复

今晚陪我睡

楼层直达
级别: 学联执委

  徐亮刚刚甩了他的第三十五任女朋友,分手时场面很感人,他握着那个女孩的手说:“我配不上你,

像你这种一级美女是不应该留在我这种人身边的。”然后拍了拍女孩的肩膀,扭头走了出去,只剩下

那个把嘴巴张的很大的女孩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他把紫红色的保时捷停在一家咖啡厅的门口,靠窗的座位是一直为他留的,算是专用座位,当然这不

是免费的,他需要每月付给咖啡厅五千块,这些钱在他眼里却只够充满一只瓷的存钱猪而已。

  服务生把一杯卡布其诺放在他面前,他只喝这一种咖啡,从没见他更换过。

  徐亮刚刚大学毕业,在父亲的地产公司上班,目前的职务是项目部经理。虽说是经理,说白了也就

是挂名的闲职,一切大小事物都要副经理亲自操办,顶多每天拿点文件让他签字。

  二十四岁的他十分厌烦这种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坐在那张不算太舒服的老板椅上面对那些为

了生活要不断拼命赚钱的人们。

  四年美国留学生活的让他更深刻的体会到他自己应该怎么去活,然而他却怎么也不能融入这个社

会,因为他与社会根本就是格格不入。他讨厌身边的一切,包括父母,同事,所以他几乎没有朋友,

志杰算是他最好的朋友,两家的关系甚好,两人一起读贵族学校,然后一起出国留学。当然志杰和徐

亮一样,是个富家子弟,父亲手底下有三家酒店,两家娱乐城。

  两个人的性格完全不同,徐亮性格孤僻,傲慢,从他身上总能感觉到一股很重的杀气。而志杰则开

朗的要命,说出来的每句话都能把人逗乐,完全一个乐天派的代表人物,过一天算一天,有了上顿不

想下顿的那种人。

  每当徐亮成功甩掉一个女朋友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种被压抑了很久却刚刚释放出的真正自我的感

觉。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窗外的景物,春天还没走太远,天不算很热,可大街上的女孩子们都已经穿

的十分裸露了。他慢慢欣赏着,并且总自言自语的说着些诸如屁股不是很翘,胸部不算很丰满的话。

虽然没直面讽刺那些女人,但总觉得心里就是不一般的舒服。志杰经常骂他是一个极度心里变态份

子。

  志杰有个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徐亮不知道她的真名字,大家都叫她小雨,志杰没事闲得的时候也

会称自己老婆为小猪,当然结果是被暴打一顿,因为小雨身材的确挺棒的,要哪有哪,当然受不了这

样污蔑加歧视性的语言打击。小两口经常拌嘴,但没见他们真吵过架,这点让徐亮羡慕的口水从鼻子

里往外喷。

  放下咖啡杯,徐亮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志杰,没听过这俩人通话的人绝对会以为打起来了呢。

  “你丫今天怎么又没上班啊?”志杰问徐亮,徐亮只说了句,No.35,over。然后就听志杰在电话那

边又叹气又骂他混蛋。

  “晚上老地方吧,喝一杯?”徐亮说完又喝了一口咖啡。

  “那必须是你请客啊?我算是陪着你。”

  “行,我请,那你把你老婆叫上,我让她陪我,你不值那几杯酒的钱。”说完徐亮哈哈大笑,然后

志杰大骂:“你丫这混蛋。”然后两个人一块傻乐,场面十分壮观。

  徐亮回家洗了个澡换了套米黄色西服,然后开着车直奔他们的“老地方”——夜百合酒吧。

  远远的就看见志杰和小雨坐在沙发上,他们好象并没有注意到他来了,徐亮拍了拍志杰的肩膀骂

道:“就知道调情,是不是觉得在酒吧里做爱会比较好啊?”说完就畅快的笑了起来,小雨给了他一

拳,骂他不要脸。而志杰则笑笑,喝了口刚刚调好的鸡尾酒,他已经完全习惯了徐亮这种禽兽级别的

人,所以对他说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罢了。如果过一遍脑子,都会气炸自己的肺。

  “听说你又甩了一个良家妇女是吧?”小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徐亮得意的点点头,然

后说道:“什么他妈良家妇女啊,整个一鸡,那天带她去蹦迪,结果谁想到她跑到厕所去买了颗摇头

丸,然后就越跳越High,非要跳脱衣舞,弄的场里的那些男人直盯着我看,好象我一点头他们就能大

饱眼福似的,你说,这种女人我能要么?”徐亮可能说的有些口渴,倒了杯啤酒一仰脖就进去了。

  志杰笑着说:“娶这么个老婆回家多好啊,交际应酬多方便,能喝能跳还能脱。”他本想继续说下

去,但是小雨一直用那种可以杀人的眼光看着他,所以他也缄默了。

  “亮亮,上次见你的时候你不还跟那个中学女老师谈着呢么?怎么换的这么快啊?我看人家就挺好

的,特贤惠。”

  徐亮苦笑着告诉小雨:“哎,别提了,这世界,最可爱的是人民教师,最可恨的也是他们啊,你知

道什么叫人面兽心么?什么叫披着羊皮的狼么?你知道什么叫……”志杰打断了他的话。“你什么时

候变的出口也能成章了?说正题,为什么就吹了?”

  又一声无奈的叹气。“哎,开始我以为是个挺好的女孩,特贤惠特能持家的那种,说话的时候你不

仔细听都听不到,感觉就像旧社会被摧残的妇女似的,基本上对我是千依百顺。没想到做过爱之后,

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哪像个老师啊,买这买那到不提了,抽烟喝酒讲粗话,什么都来了。”

  “这很正常啊,小雨不也是这样么?”志杰又插话道。

  “所以嘛,我才说,小雨这种女人是不能要的啦。”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又挨了一下子。

  “但起码小雨做人比较真,不去刻意的掩饰什么,我最喜欢她这点了。”志杰知道如何做到抽对方

一个嘴巴然后要给块糖吃。

  小雨得意的说:“是男人都喜欢我这点,是吧老公?”说着摸了摸志杰那已经将近铁青的脸。

  三个人边喝边聊,凌晨两点多才散,徐亮开着车感觉轻飘飘的,突然挡风玻璃前出现了个人,一脚

刹车踩下去,还好没撞到人。

  “你会不会开车啊?”那人嚷嚷起来,是个女人,上身穿吊带,底下是个黑色小皮裙,背着个白色

的小包。

  徐亮下车询问有没有事,一看这身打扮,随口嘟囔了一句:“原来是只鸡。”那女人听到着话后反

应并不强烈,对徐亮说:“你猜对了,我就是鸡,怎么了?撞到鸡就没事啊?”女孩的话让徐亮的酒

醒了大半,没想到居然有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刚想张口骂两句,那女人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徐亮伸

手去扶她,却被推开。

  “你叫什么?”

  “关你什么事?”

  “多大了?”

  “没到死的岁数呢。”

  “怎么就做了这行了?”

  “我愿意,我高兴。”

  “撞到哪了么?”

  “你管不着。”

  “我送你回家吧?”女人没再说话,直接钻进车里。关上门,徐亮傻傻的站在地上看着她。

  徐亮边开车边问那女人:“现在能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

  “刘晓菲,二十二岁,东北人,做这行俩月了。”说完盯着徐亮。“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徐亮有些蒙,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电话么?”女人要过徐亮的手机,在上边打了串号码,按了拨

通键,然后还给徐亮。

  “我会找你的,放心吧,菲菲。”徐亮突然觉得眼前的女人有种不同于别人的魅力,那晚他把菲菲

送到家门口,那是一幢很旧的住宅楼,菲菲和三个女孩合租,他们也是做这行的。

  徐亮觉得眼前这只“鸡”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很好,从这以后,两个人常常联系,从发信息到打电

话,约出来一起吃饭,一起去玩。但却一直没发生任何关系,两个人谁也没先提出来,因为毕竟会有

层金钱利益夹在中间,那样的感觉谁也不喜欢,最起码徐亮不喜欢。

  徐亮这边快乐的过着每一天,但志杰却遭遇了不幸,小雨和志杰分手了,分手原因很离谱,她告诉

志杰,自己喜欢的是像徐亮的那种坏男人,而志杰在她眼里太好了。志杰为此生了一个礼拜的气,他

第一次听说好男人还会被人甩,相反像徐亮那样坏坏的男人倒十分受欢迎。世界就像被颠倒过来一

样。

  而徐亮和菲菲进展的也不算顺利,就算徐亮再怎么喜欢菲菲,她也毕竟是个妓女,而且这个女孩个

性很强,徐亮说要给她开一间卖服装的小店,但菲菲却一直不接受,不知道是不喜欢收别人这么贵重

的礼物还是觉得做小姐赚的要比别的快。

  志杰约徐亮出来喝酒,徐亮打电话叫上了菲菲,三个人进了一家十分冷清的酒吧,找了个最偏僻的

角落坐了下来。也许只有这种环境才能烘托出志杰现在的心情。

  “亮,你说我应不应该追回小雨?我真的好爱她。”说着半瓶科罗纳就进了肚子。

  徐亮默不作声,只是低头喝酒,菲菲却很同情志杰,说些安慰他的话。像什么志杰你这样的好男人

找还找不到呢,她不要是她没福气此类的语言。你别说,男人在最伤心的时候有个女人来劝劝效果真

的很好。

  那晚志杰一共打造了二十个空酒瓶,徐亮和菲菲基本没怎么喝,徐亮开车把志杰送回家,然后开车

准备也送菲菲回去,走在路上却突然冒出一句:“今晚陪我睡好么?”

  菲菲没说话,眼睛一直盯着路,看着徐亮把方向盘往左一打,换了方向,也没出声。

  回到家里,徐亮让菲菲先去洗澡,自己坐在沙发上读着报纸,菲菲洗完出来,穿着徐亮宽大的睡

袍,然后两个人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我是个妓女。”

  “我知道。”

  “那你还确定你要和我做爱么?”

  徐亮没说话,握着菲菲的手,狠狠的点了点头,缓缓的吐出一句:“因为在我心里,你并不是妓

女。”

  徐亮把菲菲紧紧的抱在怀里,吻着她,然后把她抱到床上,关了灯,两人并没有很快除去对方的衣

服然后切入正题,一直接吻,菲菲显得有些紧张,徐亮脱去她的睡袍,摸着她每一寸肌肤。

  “啊。”菲菲大叫了一声,开了灯,徐亮看到了鲜血。一切仿佛瞬间停止。

  “你……你怎么是……?”徐亮有些慌,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切。

  眼泪顺着菲菲那通红的脸流了下来,徐亮再一次抱住她,菲菲告诉她,高中毕业后她一直做小学语

文老师,可是家里有个弟弟要上学,所以自己只有出来做小姐。但却从没和客人上过床,很多姐妹劝

她说不和客人上床的话赚的很少,但她宁可一天多喝几顿酒,多陪客人唱几首歌,也没彻底的把自己

“卖”出去。

  虽然徐亮知道这些话普遍做小姐的都会说,而且基本成了博取客人怜悯心的一套开场白,但从菲菲

嘴里听到却觉得很真实。

  那一晚徐亮搂着菲菲睡,有时胳膊微微发麻,却不愿撤开。

  天亮以后,菲菲没有躺在徐亮身边,徐亮也没有满屋子找她,他知道菲菲肯定走了,果然,茶几上

留了一张纸条。

  “徐亮,和你相识的几天是我活了这么久最快乐的几天,我也清楚我很爱你,但没办法,我们是两

个世界的人,让我留在你身边还不如让我继续做我自己。起码我现在没有任何负担了。”徐亮看着那

张纸条却不知道该干什么,打电话手机关机,徐亮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生活还是如此,徐亮继续他的放荡不羁,更换着她的女伴,但心里却总回荡着菲菲灿烂般的微笑,

还有那句话:“我就是一只鸡。”永不磨灭…………

作于2004年初夏
看完帖子一定要回复,大家遵守论坛职业道德啊...
级别: 学联执委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11-16
`不错`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认证码: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