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6020阅读
  • 1回复

[原创]短篇小说,给大家解解闷

楼层直达
级别: 学联执委
— 本帖被 george 执行加亮操作(2007-11-14) —
                                                   美人鱼 (原创)



  我叫沃索克,古希腊帝国王室的唯一继承人。我从来不知道父亲的名字,因为他一直让我称呼他为父王。他是个了不起的国王也是个了不起的将军,他告诉我他征战沙场的时候我还在妈妈的怀里吃奶。

  从小到大我身边总少不了很多的随从,其实我很喜欢独来独往,但为了不给父王找麻烦,我只好把这些勤于阿谀奉承的小人们当做一只只的豪猪。

  打猎和游泳是我在闲下来时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两件事,每次出去狩猎总像是出去打仗,那些畜生们见到这么多的人类也不敢出来。所以每次可以猎到一两只猎物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记得有一次我骑着我的白马劳德奔驰在树林里,随行的士兵和将军们在后面边追边喊:“殿下,请您慢一点,以免出了危险。”我心想,你们哪里在乎我危险不危险,因为如果我从马上坠落的话你们全部要被父王砍掉脑袋。

  突然前面出现一只公狮子,两鬓金色的毛发十分好看,张着大嘴在追一只羚羊,眼看羚羊马上要成为它的晚餐。我拉开弓搭上箭冲狮子就是一箭,一声贯彻山谷的惨叫,我的箭射中了狮子的脖子,金色的毛发被血染红了一部分。狮子还在挣扎着,向我和劳德扑了过来。我从剑壳里拔出剑准备一剑刺向狮子的心脏,劳德突然踢起前腿蹬在狮子的眼睛上。两只眼睛里顿时被鲜血充满,狮子分不清方向了。我跳下马挥起剑从它的后背插了进去。过了一会,狮子不动弹了,它死了。

  我们驮着狮子的尸体高高兴兴的回到了皇宫,父皇让厨房的人把狮子的皮拔下来赏赐给了我。我找人将它做成上衣,以后每次出去我都穿上这件狮皮。

  虽然有爱琴海的海风整天吹拂,但炎热的酷暑的确令人难熬,我叫上表弟赫克夫一起去海边游泳,没有仆人们的跟随,没有车队的护送,只有我们两个,一个刚刚年满二十的小伙子和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我们在海边跑着,十分快活,我用海水泼他,他抓起沙子扔向我,结果被爱琴海的海风吹散,一粒都没有碰到我。

  我跳进海里,身上什么也没穿,海水的味道很腥很涩,我在海里畅快的游了起来,赫克夫不怎么懂得水性,只好在浅的地方自己慢慢的走,海水刚刚没到他的脖子他就大喊救命,当然我也不会理睬他,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个样子,总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我向深处游去,鱼群在我身边游来游去。当然都是些小鱼,像鲨鱼或鲸鱼那样的动物是不会游到这么浅的地方来的,他们不想晒太阳,他们习惯了海底的温度。

  我闭上眼睛躺在水面上歇息着,太阳烤着我的肚子我的胸脯,如果赫克夫现在被鲨鱼吃了我估计我都不知道,突然我看到从远处有个小脑袋慢慢的向我游来,我心想赫克夫这臭小子居然骗我,原来他会游泳,等他游到我身边我非要教训他一顿。

  她露出了脑袋,我刚要上去敲打我这个喜欢说谎的表弟,但她并不是我的表弟,是个女人。但是她只有女人的上半身,是条美人鱼。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互相看着对方,我听老人们讲过美人鱼的故事,但是一直被我认为那只是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今天让我亲眼见到真是不可思议。她没有高高的鼻梁,蓝色的眼睛,金黄色的头发。眼珠是黑色的,她一点都没有希腊女人的野性和张扬。但她不缺少美丽和性感难道她是从传说的东方来的美人鱼。

  “嗨,沃索克就是我了……希腊的王子,很高兴……能……认识你。”不知道为什么我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可能是看见这位美丽的姑娘,噢不,是美丽的鱼的缘故吧。

  她低下头没有说话,可能是她听不懂我说的话。但她还一直盯着我看。

  “你长的很漂亮啊,想交个朋友么?”她听到这话脸红了起来,我感觉她可以听懂我说的话。但她为什么不和我交谈呢?

  突然她用她那纤细的手指向太阳,然后钻进水里,我当然不想把她放跑,于是也跟着钻进水里,但眼前除了和希腊姑娘眼睛一样颜色的海水之外只有鱼群,我太蠢了,把她放跑了。

  赫克夫在岸上朝我喊着什么,离的这么远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于是向岸边游去。

  “怎么了赫克夫,出什么事了?”

  “表哥,快帮我把手从这个破壳子中拔出来。”这时我注意到表弟的右手中指上夹着一个大大的贝壳,一脸苦样的他逗的我差点在沙子上打滚。

  我用劲力气也没能把那坚硬的壳打开,赫克夫疼的一直在呼喊她母亲的名字。“难道我这手指就这样废掉了么?”他问我。

  “换种方法试试吧。”我用手抚摸着贝壳的外壳,慢慢的它松开了夹在赫克夫手指上的“嘴”。我看到赫克夫的手在流血,疼的他可以把沙滩垛成盆地。他穿好衣服然后从地上拣起那大贝壳冲我说:“表哥,我们回去吧,我要用我父亲的锤子把它砸成碎片。

  我换好衣服,带着赫克夫回到了城堡里,他跑回家拿了他父亲曾用来征战杀敌的铁锤。照着贝壳就敲了下去,一声并不清脆的响声过后,贝壳真的像他想象的那样变成了碎片。但我们更惊奇的发现贝壳里有颗珍珠,而且是颗硕大的黑珍珠。

  “发财了,我们发财了表哥。”他像孩子一样的嚷嚷着,险些把手里的锤子扔到我的脚上。

  “赫克夫,不要像贫民一样,这么一颗珍珠很普通嘛,就是大了一点。”但我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我总以为是那条美丽的人鱼留给我的礼物,但为什么不让贝壳夹到我的手而却夹到赫克夫?

  他放下锤子,把珍珠拿到我眼前。“你看看,这个能不能做一颗放在王冠上的珍珠?我想把他献给你的父皇,那样他没准可以让我去统治他的后勤部队。” 赫克夫从小就喜欢打仗,更喜欢做将军的那种感觉,但我并不喜欢,我讨厌那种单调无聊的生活,整天沉醉在杀人和掠夺中,还不如当个猎人,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在森林中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虽然这样的想法出在我身上会被人认为胸无大志。

  “赫克夫,我们商量商量,如果你把这颗珍珠给我的话,我愿意和父亲说让你统帅属于我的皇宫近卫兵。”我很想得到这颗珍珠,并不是因为它珍贵,我总觉得有了它我就可以再见到那条美丽的人鱼。

  我想这么丰厚的交换条件没有人不愿意答应,赫克夫也是一样,他显得很兴奋,立刻把珍珠给了我,当然我也没食言,当晚就和父亲商量把军队交给了赫克夫。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看见他骑着马戴着钢盔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后面还跟着许多士兵,我心里想,这孩子真的大了。而我也得到了那颗像她的眼睛那样颜色的黑珍珠。

  我找到城里最好的首饰匠,把那颗珍珠镶在那串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送给我的黄金项链上,然后依旧把它戴在脖子上,每天都去海边游泳,不过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去,因为赫克夫有他的工作,巡城。

  可每次我在海里除了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鱼群之外其它的什么也看不到,我有些失望,那美丽的人鱼姑娘是不是已经游出爱琴海,或者已经游到了红海黑海或者死海。

  那条鱼对我的吸引的确很大,尽管我每天都在找她却又找不到她,但我并没有放弃,我也没有把那颗珍珠从项链上拿下来还给赫克夫然后收回我的军队,每天我会在海里泡上将近一天的时间。

  直到一天,我游了很远很远,岸边看起来离我也很远很远。突然刮起了狂风,海面也下起了雨,这的确很可怕。我拼命的向岸边游去,但我并没有海浪的力量大。被卷入大海,虽然我努力的想把头伸出海平面,但因为风浪太大,所以我跟本做不到。海水涌进我的嘴里,然后我以为我死了,便不在挣扎,感觉身体慢慢的沉如海底,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头很痛,我知道我没有死,我不会天真的认为我已经沉到了海底,因为我可以隐约的看到太阳,很刺眼。一双手贴在我的额头上,顺着手到胳膊,我看到她的脸。真的是她,美丽的姑娘,是她救了我,感觉很像我前天夜里做的梦,简直就是那个梦,但我不想打我自己一拳,即使是梦,我也不愿意这么早早的就醒来。

  慢慢的我坐了起来,看到她的全身,再次看到她的面貌,白的如雪的肌肤,俊俏的脸蛋,丰满的乳房,还有那条红色的部满鱼鳞的尾巴。

  “你救了我么?”她点点头,但却没张嘴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虽然我知道我这么问很愚蠢,也许她是个哑巴,但我并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奎西”她说话了,真的说话了,声音也是那么的甜美,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鱼和人的结合体才能够这么的完美?
 
    那迷人的眼睛正在盯着我的脖子看,果然是这颗珍珠,同赫克夫的这笔交易很值得。
 
   “你喜欢这个?”我指了指我的项链,她还是点点头没有说话。于是我摘下我的项链,帮她套在脖子上。肌肤相触的那一刹那总感觉她身上有种比海浪更强的力量,雪白的皮肤搭配上黑色的珍珠,她简直美若天仙,也有可能她跟本就是个天仙。
  
   “你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大海就是我的家,游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们这里叫做爱琴海。”
 
   “在我眼中海就只是海,所以海的名字对我来说不重要。”
  
   “那么在你眼中什么才算重要?”
 
    “你的名字重要,因为你送给了我一件珍贵的礼物。”
 
   “沃索克,我记得我上次告诉过你。”这次她没有再说话,纵身跃入海里,在海里她向我招手,让我也下水,虽然我生怕再遇到风浪,但是我还是随着她跳入海中。
 
    我跟着她一直往海的那一边游去,却怎么也不知道疲倦,隐约的我可以看见一个小岛。
  
   “那是什么地方?”我问她。
 
    “我也从来没见过,上去看看么?”我点点头,然后继续向前游去。
    
     当我游上沙滩的时候我才感觉我已经没有力气在走路了,我们卧在沙滩上,小岛真的很美,一片片的棕榈树,犹如白金一样的海沙。她躺在我旁边,一直盯着太阳看,过了一会就闭上了眼睛。阳光照在她洁白的肌肤上,还有那颗黑珍珠,闪闪发光。
    
     我的唇碰到了她的唇,她睁开眼睛,我把嘴死死的贴在她的红唇上。挣扎了几秒钟后她便温顺的服从了我,这个举动让我想起很多希腊的女人,她们都习惯这样的动作。没想到人鱼和人类的差别到不是很大。
    
    她把我搂到怀里,然后我们在软软的沙滩上滚来滚去,突然她推开我,然后自己坐在沙滩上哭了起来,边掉眼泪边说:“噢不,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居然和愚蠢的人类接吻了。”
  “你认为人类很愚蠢么?”她点点头。

  “那么我呢?我也像你想象的那样愚蠢么?”她还是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让我吻你?这说明我和那些愚蠢的人类不同。”我的天,我在说什么?我居然贬低自己的同胞,包括我的父王,母亲还有赫克夫,就为了给自己强吻这只人鱼一个借口?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了,总之,我知道,我吻了一个不属于人类的生灵,大海里的生灵。

    她不再回答我的问题,向上次一样逃掉了,向海底游去,我想跟着她一起游到海底,但我知道我并不是鱼,所以我只有老老实实的躺在沙滩上。因为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游回去,海那边的城墙看起来很远很远。
 
    就这样,我睡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还是躺在沙滩上,但高大的棕榈树不见了,沙滩变的广阔了许多,为什么我回来了?我明明躺在那个小岛上的啊。
 
    就这样她在我生命中又一次的消失,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城里,赫克夫正在巡城,骑着一匹红棕色的马。
 
   “沃索克表哥,你显得很累啊。”
   
   我望着马上的他说:“你很想让我抬着头和你说话么?” 赫克夫赶快跳下马,来到我身边,冲我笑了笑。
 
   “从海边回来?”
 
    我想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赫克夫,但作为王子我怎么能站在街道中间去和自己的表弟谈笑风声。

  “找个地方喝两杯?”

  “可我在巡城啊。”

  “你还蛮认真的嘛,交给手下干吧。”我拉着赫克夫,赫克夫拉着他的马,进了一间小酒吧。

  “沃索克殿下,赫克夫将军欢迎驾临。”说着老板像我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是平民见到我们的礼节,所以我并不见怪。

  “把马喂好,用上等的饲料。”老板低着头退了出去,我和赫克夫坐在一个小隔断里,老板娘送来一壶酒。赫克夫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女人看,从头到脚再从腰到屁股,眼神没挪开过。
  “小子,别看了,在我眼里你还是个孩子。”

  “谁规定孩子不可以多看别的女人几眼?” 赫克夫把酒倒进两个酒杯,我把和奎西故事讲给了他听。

  “真的是那颗珍珠?”我点点头。赫克夫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可能他现在才体会到我们的交易中他吃亏了。

  从那家酒吧出来已经到了傍晚,我突然很想在去那个海滩看看,奎西有可能在焦急的等着我这个在她眼里不同于人类的人类。、

  跟着思念和幻想我又来到了那片海滩,没有见到奎西,于是我想是否我应该躺在软软的沙子上等她的出现。我选择了坚持,不知道盯着满天的星星发呆了多久。

  “一个人在看星星么?”还是那熟悉的声音,奎西出现在我的旁边,我不知道她是怎样靠近我的,也可能是我太专注的缘故吧。

  “现在不也是一个人在看么?你是条鱼啊?”

  “可你却爱上了一条鱼啊,人类难道不愚蠢么?你们难道就没有漂亮的女人么?”

  “在我的国家里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但是漂亮的鱼我只见过一条啊,就在我眼前。”说着我撩起她的头发,看着她那像太阳石一样的眼睛。

  然后我们又一次的接吻,我的手很自然的放在她的胸前,就这样我们躺在一起看着月亮,数着天上到底有多少颗星星,她告诉我哪颗是十字星,我把北极星指给她看。

  “问一个冒昧的问题可以么?”

  “既然知道是冒昧的还要问?”她笑着答道。

  “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年龄。”

  “这个嘛,我一点也不觉得冒昧啊,海王创造我的时候世界还仅仅是一片海洋。”

  记得小时候听母亲讲过波塞东的故事,他是个有着神气力量的海王,在几万年前就来到里地球,统治整个海洋。我居然跟一个已经活了上万年的女人,噢不,是鱼接吻了。立刻感觉嘴唇像石头一样凝固掉。

  “你们拥有爱情么?”

  “爱情是我们创造出来的,所以我们时刻拥有爱情。”

  “那么我只是你的一个时刻么?”她点点头,我并没有让她看到我失望的表情。

  我还再等她的回答,突然海面波涛汹涌,像要吞噬我们一样向海边扑来。

  “海王” 奎西喊到,我还没反映过来,已经被那三叉戟顶在脑袋上。

  “你亲吻了我海王的女儿?”他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告诉他没错,是我亲了奎西。

  “那你必须死。”说着一道很刺眼的强光闪过,我以为我要死了,但却听见奎西的声音:

   “父亲,能不能原谅他,因为我深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看着奎西,不知该说些什么,却感觉我们是很庞大的,而海王却是那样的渺小。

  “奎西,我的女儿,我很心痛,你爱上了一个平凡的人,我劝你回头。” 奎西没有说话,眼里含着泪狠狠的摇了摇头。

  “那只有一条路让你走,变成雕塑,永远守护希腊城,爱琴海边的这座城市。”

  我站了起来,冲到海王面前,我希望能一拳将他打倒,但我却发现我跟本做不到,手快碰到他时力气便全部消失了。我怒吼着:“不,我不能答应让奎西便做雕塑。”

  “那我就以大海的力量摧毁成个希腊,你未来的王国。”我被他的这一句话镇住了,我的王国,我爱的人,一切全是我来选择。

  “好的,父亲,我答应你,请你现在就将我便成雕塑吧,我不愿和你再回到海里去。”

  海王真的有些生气,伸出手指一点,然后就消失了,我赶快去拉奎西,却发现她已经根本不能动了。

  “我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变作一樽雕塑,不用白费力气了,人类斗不过海王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陪你看星星。”然后我们在沉默中注视着天上的星星。

  “我要走了。”

  “我会永远记得你。”

  “想我了就来海边看我,我会一直屹立在这里。”最后我只是点点头,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全身的肌肤慢慢的褪色,一块块的硬化,最后连头发也变的僵硬。她已经不动了,还是那个动作,吻着那颗珍珠,眼睛一直盯着我,在我眼里她已经彻底的“死”掉。不再是那个陪我躺在软软的沙滩上看星星的奎西,不再是那个吻的我几乎窒息的奎西。只是一樽雕塑,带给人类爱情和幸福的雕塑,每个人都将会幸福但除了我。

  泪水“嗒”“嗒”的打在沙滩上,看着她那雪白的肌肤已经变成了灰色的石头,红的像团烈火的嘴唇也已不存在。

  天空划过两颗星星,我抬起头,十字星和北极星已经看不见了,也许它们带着祝福来到了人间,但我却不想寻找我的幸福,整个过程好象一个完美的神话故事,但却不是在梦中,所以我也永远不会醒过来。

  我不知道马厩里的伙计是否娶了老板的女儿然后甜蜜的过着他们的生活,也不知道赫克夫是否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一切都已经与我无关,我走了。我不想每天面对着沙滩上的奎西,也不想在生活在爱琴海边。因为那个痛苦的回忆夹杂着太多难忘的东西,我总感觉我是靠近神灵的人,那么我便不能生活在喧嚣中。

   当她向深海里游去的时候,我望着她那诱人的身材,漂亮的出奇的脸蛋,我也想化作一只鱼,随着她在大海中遨游,永远不在上岸,然后跟她在海底的皇宫里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爱琴海的海神为我们做主婚人,墨鱼夫人拖着她长长的婚纱。大家不用像在天主教堂里一样的唱圣经,也不用向在遥远的东方那样用一根根黄铜制成的乐器吹啊唱啊。但我可以吻她,然后我们一起从皇宫跑出来,游向海底…………

前方是沙漠还是海洋我并不清楚,地狱或者天堂,我选择走下去,也许我会在天堂见到奎西,但也许是地狱……

2003年11月于北京一个寒冷的夜
[ 此贴被george在2007-11-15 00:21重新编辑 ]
看完帖子一定要回复,大家遵守论坛职业道德啊...
leo
级别: 总版主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11-15
很有天分啊,难以想象当时作者仅仅16岁!少年的伤感,永远的惆怅。向作者George致以敬意,拥有人类美好的情感。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认证码:
上一个 下一个